32 個充滿裝飾靈感的入口通道,濾開紛擾,通向自由浪漫之家

家庭的入口通道是一個神奇的傳送帶,經由此,我們告別了外界的車水馬龍,進入專屬自己的私人島嶼。承擔著重要的過渡作用,它值得用心裝扮。
考慮到不同戶型的構造,它也許只是一方小角落,也許是可供梳妝的玄關,也許狹長的一條,也許連接著通向二樓的迴旋樓梯。今天就帶大家看看這四種不同構造的通道裝飾,看能不能找到自己喜歡的設計囉~

 

《一》角落搭配

20181012_181012_0036

對於大多數家庭來說,這應該是最常見的入口,一進門的小角落,迎候疲憊的歸人,也奠定了整個家的基調。
通常在這裡,一個細長的擱架總是恰當的,在上面擺一盞燈,一個插花瓶,幾本書,如果可以的話配一把椅子,當然,別忘了裝飾畫和鏡子。

20181012_181012_003520181012_181012_003420181012_181012_003320181012_181012_003220181012_181012_003120181012_181012_003020181012_181012_0029

對於喜歡看書的又或是家裡有很多書籍的,書架也是不錯的選擇。

20181012_181012_002820181012_181012_0027

 

《二》玄關

稍微寬敞一些的入口,便成了我們可以好好修飾的玄關。

20181012_181012_0026

簡約風格的家庭捨棄多餘的裝飾,用木板隔出封閉的小間,供主人和客人更換衣服。

20181012_181012_0025

通道直面客廳,未免讓人覺得很沒有安全感,可以用牆壁、木板或者屏風等遮擋,前置矮凳,保證了客廳的隱私,避免了尷尬,顯示出主人的貼心。

20181012_181012_0024

入口雖小,卻奠定了整個家庭的基調,讓它與家庭的裝修風格統一。大多數入口通道都缺乏光照,所以照明是必要的,注意在吊燈的選擇上下些工夫。

20181012_181012_002320181012_181012_002220181012_181012_0021

▼一種藝術的入口通道
在珠寶商和零售商費德里科·德·維拉 (Federico de Vera) 的周末靜修處,一組肖像畫掛在入口牆上。
來自意大利、法國和墨西哥的鍍金青銅燭台矗立在19世紀的中國祭壇桌上;牆壁是用本傑明·摩爾(Benjamin Moore) 的軟麂皮漆成的,門是用朱紅色,燈具來自弗洛斯,地板是原創的。

20181012_181012_0020

▼充滿現代氣息的入口
康涅狄格州的格林威治的一處週末度假勝地,托姆·菲利西亞 (Thom Filicia) 在喬納森·伯登(Jonathan Burden) 設計的現代鋼架上放置圓形鏡子,放置在菲利西亞自己設計的鷹式遊戲機上;軟墊長椅是山胡桃木椅。

20181012_181012_001920181012_181012_001820181012_181012_0017

 

《三》通道

狹長的入口通道並不多見,卻是最適合作為過渡的地方,就像列車穿越隧道,光照漸暗而後漸明,兩邊是截然不同的世界。如果你的家是濃墨重彩的,那麼這裡也應當是,如果你的家是十足的小清新,此處亦然。

20181012_181012_0016

▼對於巴黎公寓的長入口大廳,設計師採用了Cole&Son’s Hicks六角形壁紙的框架鑲板,搭配醒目的黑色飾邊。 Copper Shade吊墜由Tom Dixon設計。

20181012_181012_0015

對於狹長的區域,長方形地毯是相當不錯的搭配,盡量選擇耐磨能夠反復清洗的那種,如果你願意,可以在地板上嵌一塊地毯,就像下面這樣。

20181012_181012_0014

選擇大膽的牆面裝飾,抽象的藝術的,不必擔心客人被驚到。

20181012_181012_0013

▼一個充滿光線的入口
對於帕克城的周末休閒場所,室內設計師妮可戴維斯選擇在內牆上展示懷俄明州的石頭,以獲得古老的前庭感覺。藝術畫廊牆壁和時尚的壁燈完善了設計。

20181012_181012_0012

▼一個充滿圖案的入口通道
這個入口的古色古香的長椅和控制台都是中式的。天花板上的固定裝置是用日光燈照明的,而威尼斯鏡則是用約翰·羅塞利古董製作的。天花板上貼著定制的條紋壁紙,壁紙是由Lee Jofa設計的,地板則是由歐洲的高級顏料用高光訂製的顏色。

20181012_181012_001120181012_181012_0010

 

《四》樓梯裝飾

對於少數擁有二層樓或者住別墅的家庭來說,事情則變得更為有趣。

20181012_181012_0009

大多數情況下,入口會直面樓梯,十分簡單粗暴。建議是,從門開始下功夫,讓它的顏色與里面的格調或某個物件相匹配。

20181012_181012_0008

▼一個高度固定的入口
在法國複式公寓的門廳,設計師 Christian Astuguevieille 放置了一個大理石頂部的控制台,一堆草繩雕塑和一系列他自己的藝術品。水泥地磚大約建於1890年。

20181012_181012_0007

▼黑色條紋的入口
在由凱利韋斯特勒設計的華盛頓家園美世島的入口大廳,燈具是複古的,石頭雕塑來自JF陳; 牆壁塗有Glidden的瑪瑙黑色,地板上有三個不同的大理石圖案,天花板上是SJW Studios的牆布。

20181012_181012_000620181012_181012_000520181012_181012_0004

▼一個宏大的入口通道
對於哈萊姆區(Harlem)的褐砂石住宅,設計師希拉•布里奇斯(Sheila Bridges)在入口大廳鋪了一層荷蘭雪莉(Sherry & Sherry)的壁紙;這尊半身像是拿破崙的,劍麻的樓梯扶手則是史塔克的。

20181012_181012_000320181012_181012_000220181012_181012_0001

 

*本篇網誌、圖片取材自網路。

 

 

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